“是昭次吗?你的事情我非常清楚。你是送我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8-10-08 08:37 浏览:

 
    二见泽一隐隐约约地回想起来。这时,他觉得侧腹部被谁踢了一脚。
    睁开眼睛的二见泽一,本能地用双手蒙住自己的脸。他知道脸上到处都炸裂了,还露出了颧骨。这大概是被爆裂的枪身碎片、枪栓等撞坏了的吧。
    二见泽一慢慢发现自己赤身裸体,躺在地毯上面……这是一个豪华大型游艇的客厅。衣着潇洒的弟弟昭次和从相片上见过的五光康采思的会长,五光观光董事长——五木光造正在俯视着自己……
    昭次脸上浮现出一种二见泽一从未见过的表情。他右手握着一支小型高标准Dl01上下双联德林格手枪,枪柄上镶嵌着螺铀和珍珠。
    二见泽一呻吟着说:
    “是昭次吗?你的事情我非常清楚。你是送我去坟场吗?”
    昭次回答说:
    “是啊,哥哥。这里是太平洋,让你水葬,你太厉害了,只好让你死。”
    “是这样的,把你包在被你自己的血弄脏了的这条地毯里,让你沉没在大海深处。”
    五木用卷烟指着二见泽一身下的地毯,狞笑着。他满头白发梳成了大背头,脸上闪着油光,肥胖的身体足有一百公斤。
    二见泽一难受他说:
    “昭次,你是怎样被这个肥猪看上而当上他的女婿的?”
    五木轻蔑地笑笑,说:
    “你的生命马上就要结束了,由你亲弟弟于掉你,就让我来告诉你……”
    “我的惯例是随时把优秀的职员叫到我家中来美餐一顿,并在我的家住一晚上,我在饮料里掺入安眠药,使他们酣睡。然后,我给他们注射由德国纳粹党研制,在我的康采恩制药部门秘密生产的自供药。被注射的人在意识朦陇状态下什么真话都要说。为了知道部下对我的尊敬和忠诚到什么程度,我常常使用自供药。因为,我不允许部下中出现叛逆者。
    注射了自供药的昭次说了很多,其中特别引起我注意的是,昭次以事故为花招杀死了自己的双亲。”
    二见泽一沾满鲜血的头发倒立起来,发出喳喳的响声,他忍住全身被撕裂似的剧痛,挺起上半身来:
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
    “喂,不准动!再动我就打死你。哥哥……是这样的。
    害死父亲和母亲的是我。那天晚上,我在父亲和母亲的酒中混入了从占领军的不良分子手中买来的LSD幻觉药,使父亲觉得自己是一个赛车运动员似的,把车开得飞快,因此,他与翻斗车相撞,和母亲一起到天堂去了。”
   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呢?因为父亲和母亲突然成了亿万富翁后,头脑发热,竟听信骗子的胡言乱语,打算用四亿元买北海道的土地二百万坪,一坪二百元,看起来是买到了便宜货。但到实地一看,那是一个只有直升飞机才能去的荒山,既无森林,更不能做牧场,也不能养鱼,只是个乱石岗。我表示坚决反对,但父母就是听不进去,看到我应该继承的财产眼睁睁地被骗子攫取,因此我就产生了杀死父母亲的念头,并且那样去做了,我六亿元的财产已经到手,就赶跑了骗子。如果哥哥一死,我就不用和哥哥分财产了,我现在的财产已超过了二十亿…
    昭次说完后微笑着。
    五木也高声笑起来,说道:
    “听了昭次的自供后,我就决定他才是五光康采思所需要的接班人,为了自己的财产敢于杀死父母亲的人,是唯一能够继承和发展五光康采恩的强者,而且,我还把昭次的自供录了音,以后又让他写成了文字,盖章后存放在检查厅,并安排好了在我遭到异常死亡时启封。这样,昭次就不敢出卖我了。”
    “乘坐这艘游般的只有我们三人,游艇出了桃子港口后,是自动操舵航行的。现在,早已进入公海……会长,为了维护五光康采思的利益,就是亲哥哥,我也要亲手打死给你看看。”
    昭次把德林格手枪的枪口对准了二见泽一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