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卫红:1962年,孙玉亭的大女儿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8-09-01 20:26 浏览:

 
     那时候,年青的孙玉厚早就是一家之主。他的父亲在他十六岁时得痨病死了,他的弟弟玉亭刚五岁,母亲则是个前朝光绪年间的小脚女人,只能在家里操磨,山里和门外的事都搁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。
     他的妻子是他唯一的帮手。还好,他的妻子,“虽然面黄肌瘦,但对他妈和玉亭特别好”,可以说他很满意。
     由于他家没她,只好给周围村庄光景好的人家揽工,到了冬天农闲时,就给石圪节一家商行跋山涉水地去吆牲灵。
     在那个时候,他还是有魄力的,而且见识广,就精心培育弟弟读书,因为在他看来“世界说来说去,总是识字人的天下”。即使不成,就当一年的收成给老天收去了。
     1952年他的大儿子出生,1954年他的上过几天私塾的弟弟初中毕业,到太原钢厂当了工人。然而好景不长,他们一家空欢喜了一场,到了1960年困难时期,他的弟弟跑了回来,要在家找媳妇务农。没办法,他只好四处借贷,终于给弟弟娶了贺凤英。不过,这个
弟媳可一点都不念他们夫妻的好——为了这门亲事,他们已经欠下一河滩帐债,使他们许多年日子都翻不过来;这倒是其次,主要是这个山西的“铁姑娘”来到他家门上后,就把他们一家从祖传的老窑洞里赶出来了。在以后的年月里,她仗着念过几天书,根本不把这家
人放在眼里,动不动就拿很脏的话骂她嫂子,并且把他早已亡故的父亲的名字也拿出来臭骂。他不便去动手,他弟弟又管不住,直到他的儿子长大后,在一次她又骂他母亲时,狠狠揍了她一顿,打得鼻子、口里直淌血,她后来才停止了对他们家这种放肆的辱骂,开始怯
火起来。
     在作者这部三卷的大块头著作中,描述这个女人的文字少之又少,不仅很少,而且找不到她的名字,生年不详。不应该是这样啊!这么好的一个人!平凡而伟大的女人!一个完全靠得住的女人!也许路遥在这里有个暗喻,即这个女人只能有一个名字,也只能叫
母亲,跟土地一个名字,唯有这个名字才配得上这个女人,配得上土地。
     但愿我的猜测是正确的。不过,错了也无所谓,我宁愿赋予她这个名字,宁愿她有这个名字,相信普天下的人都这么想。
 作者:我的下午茶   回复日期:2009-8-19 15:20:00 12# 
  七
     第二个靠得住的女人是孙兰花。
     对于这个大字不识的女人,路遥赋予了她很大的理想和力量,是这部书中三条主干线中最粗的一条线的一个组成部分,跨越整部书。
     这个女人的丈夫王满银是个逛鬼,生于1947年,两岁上死了父亲。他的父亲活着也没有用,同样是个有名的二流子,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。但这样说也不对,“满银的老祖上曾经当过‘拔贡’。先人手里在这一带有过些名望。到他祖父里,抽大烟就把一点家
业抽光了。好在他老母亲在世,还可以养活他。然而,祸不单行,1966年,他19岁的时候,母亲病故了。从此,他在这社会上就成了孤单一人。这年紧接着文化革命开始了,他很高兴世界乱成这个样子。第二年,他踊跃地参加了县上的一派武斗队。第一仗打下来,他就
被另一派俘虏了。他干脆又参加了俘虏他的这一派武斗队,去打他原来参加的那一派。反正对他来说,这派那派都一样,只要有好吃的,每天再给发一盒纸烟就行了。”不过,毕竟他不是搞革命和搞政治的料,“打完第二仗后,王满银害怕了,把枪一丢跑回了罐子村。
回家后,他又不想种地,灵机一动,逛到外面开始做起了小生意。他的买卖都在各地武斗队那里做——他知道这些人的需要和他们的行踪;因此那几年也混了个嘴油肚圆……”
     他能娶到妻子孙兰花,可以说完全是在某一天心血来潮!路遥写道:“不知是哪一天,他睡在自己冰凉的光土炕上,突然想到他要娶老婆。脑子里把前后村庄未嫁的女子一个个想过去,最后选定了双水村孙玉厚的大女子兰花。那女子长得还俊样!再说,身体又
壮实,将来砍柴、担水、种自留地都行——这些下苦活他不愿干,也干不了。
      他在外面逛胆大了,也不要媒人,就闹腾着自个儿给自个儿找媳妇了。”我想他也根本找不到人帮忙。本来嘛!就凭他光棍一个,臭名在外,要什么没什么,人躲他还来不急,怎么还会有人愿意理睬他呢!
      “罐子村离双水村才几里路,他也没什么事,于是就三一回五一回跑个不停。起先,他常黄昏时在双水村头的小路边,挡住出山回来的兰花,没话寻话地骚情一通。可怜的兰花由于家穷,常穷一身补丁缀补丁的衣服。她看这个穿戴一新,脸洗得白白亮亮的
青年,这样热心和她说些叫人耳热的话,心里倒不由地直跳弹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