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两位的赞颂,是众口一辞,毫无争议的. 他们分

在一个偏远而荒寂的农场里,农场的主人养着一群小羊羔. 每到深夜,小羊羔便发出哀惋而凄凉的叫声,这叫声在史嘉丽幼小的心灵中,引起了极大的恐惧,她实在承受不了这恐惧,便悄悄地打开了羊圈的栅栏,放出了羊羔,她自己也跟着可怜的羊羔,向荒凉的旷野跑去.这事惊动了主人,恼怒的主人狠狠地训斥了小史嘉丽. 从那以后,羊羔的悲鸣潜入了史嘉丽的意识深处,驱逐不出,排遣不掉.按照比利的分析,史嘉丽潜意识中的羊羔本来是沉默的;是她正在调查的这件残杀无辜女性的连环杀人案,打破了羊
    对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极大的震动.“四人帮”
    对前面两位的赞颂,是众口一辞,毫无争议的. 他们分别揭示的社会和自然规律,造成了历史观、宇庙观的巨大飞跃;他们的人品、人格、意志、情感、学识、胆力……也是有口皆碑,留芳百世.弗洛伊德,却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.关于肯定性的意见,我们在本书的绪论部分已作了介绍,此不赘述. 他的精神分析理论,探索精神活动、人格形成与建构的规律,使我们对人类心灵、人格的认识,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.弗洛伊德的理论贡献及思想史价值,与马克思、爱因斯坦,可成鼎足之势.“不幸”的是,弗洛伊德主义的理论支柱偏偏是“性欲论”
   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退缩之后,便钻进他用自己的想象力所营构的世界中,或沉溺于梦境,或深陷于遐想,或没完没了地回忆,或干脆一醉方休. 对于艺术家来说,情况就大不相同. 与普通人一样,艺术家们也做梦,也遐想,也回忆,也喝酒,一句话,也从不如意的现实世界中退出. 不同的是,艺术家们并不就此罢休.当他们从梦中从醉里醒过来之后,他们便开始寻找回去的路.返回何处?
    对于人生的这种窘困,荣格有一段描述颇为精彩:
    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,“心理学”是文化人的事,是远离他们日常生活的学问. 即便对文化人,提到“心理学”
    对自卑的超越过程,也就是个体人格的成熟与升华的过程. 司马迁在《史记》的写作过程中,解开了他的自卑情结,超越了他的自卑意识,将他的满腔悲愤,移情于史的写作,移情于他笔下的诸多人物.《史记》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史书,而是贯注了作者丰富而强烈的情感的传记文学. 司马迁将他对生活的独特的感受与体验,将他的自卑与超越,倾注在《史记》中的诸多人物传记之中,使得他笔下的人物,有一种超
    多少年多少代,沧海桑田,斗转星移,爱情的泉源总不见枯竭,爱情的玫瑰总不见凋谢,爱情对于人类的魅力经久不衰——这其间,难道就没有爱洛斯的功劳?
    夺他人之酒杯,浇自己之垒块;诉心中之不平,感数奇于千载.
    俄狄浦斯猜中了关于“人”的谜底,他却摆脱不了作为一个“人”的悲惨命运;他几乎是从刚出生的时候起,就开始与命运抗争,又谁知,欲逃离悲剧的步子迈得愈大愈快,他离悲剧的距离就愈近,终于未能逃脱祭司早就预料到的结局:杀父娶母.两千多年后,维也纳的那位心理医生偕同他的身怀六甲的妻子,在米夏埃尔广场的老霍夫堡剧场,重睹了这场古希腊悲剧. 于是,一个古老的悲剧人物(包括他的人格、心态、情感、命运)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101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301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39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501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59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701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79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99
    俄狄浦斯——人格之流edipusi——rengezhiliu
    儿童的恋父(或恋母)是不可避免的. 在元点时期,幼儿爱洛斯的对象是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(口腔、肛门或生殖器)。从四五岁起,爱洛斯贯注开始转向外界对象. 对于儿童来说,接触最多、关系最密切的,当然是他们的父母. 当幼儿躺在母亲的怀抱吸吮乳汁,或者得到母亲温柔体贴的爱抚与搂抱,按弗洛伊德的观点,这已经具有“对象性”性满足的性质,母亲因之而成为男孩子的第一个性爱的对象.弗洛伊德认为,男孩特别偏爱母亲,总想独占母亲的爱,同时对别人分享母亲的爱则感到忌恨. 忌恨的对象自然是自己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