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劈乱砍。打得元豹吱哇乱叫

 
 
    老太太的唱词开始变得迭声发问。
 
    “张老三,我问你,你的家乡在哪里为何要离别你的故乡离开你心爱的姑娘
……我和你无仇又无怨偏让我无颜偷生在人羊……”“行了,问清了。”老太太
突然收势生恢复常态,擦着汗对白度说。“把磁带倒回去,音量放大,听听。”
 
 
    白度把磁带倒了几圈,将音量放到最在,重新放声。
 
    老太太的歌声顿时充满房间。
 
    “老张三,我问你,你有家乡在哪里?”
 
    录音机强大的电流声里突然响起微弱遥远的男声,那声音悲愤绝望,但隐约
可辨:
 
    “河南汤阴。”老太太的歌声:为何要离别你的故乡离开你心爱的姑娘……
”“……风波亭……”“天呐,岳飞——岳大人。”众人—起惊起。
 
    “我和你无仇又无兔偏让我无颜偷生在人间……”
 
    “跟着感觉走……”“丢那妈!”元豹登时就炸了。“什么叫跟着感觉走?
你一个元帅跟我一个平头百姓有什么共同感觉。
 
    “求大仙指点。”白度拜老太太。
 
    “你什么民族?”老太太点起一支烟,斜关眼问元豹。
 
    “我?”元豹想了想,“满族。”
 
    “这不结了,岳大帅当年就是跟你们结的仇。”
 
    “可早五族共和了,我们不也被你们亡了一回国。”“可岳大帅不知道。”
“或许知道了,感情也一时半会儿扭不过来。”
 
    “大仙,”白度皱着眉头说,“还烦你老跟岳先生说一下。元豹他是下三旗
,军国大事从来就没份儿,让他老换个爱新觉罗什么的,那感觉可能更好点。”
 
 
    “难办呐,岳大人的武功你们也不是不知道,除非他自个想走,武力驱逐怕
是诸神都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 
    “把我们那金兀术找来。”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