兵为什么不下来?

车来文州,这个时候已经进市里了。    
    我到了报社的大门口,看见郝天诚和他的弟弟,还有司机已经在那儿等着了。我再次联系了秦兵,他说他已经在报社办公室里,正打电话联系郗金卫呢!让我先和郝天诚他们在一楼大厅等着。时间是9:30左右。    
    因为这期间不断地联系着,郝天诚也知道事情的进展情况,也已猜到了什么样的结果,所以他主要是往退钱这个方向谈。他坚定且漠然地说:“如果再过些天说还能办,我可以把钱再交给你,绝不会食言!我们费这大劲儿,还不是想把事情办好?但现在按照承诺必须把钱退出来!”我说:“郝哥,怎么说都是这边办得不对!可这钱已经交给了秦兵,等他下来再决定!您体谅我,但是这钱绝对会给你退的!”    
    我如坐针毡在一楼大厅陪着他们坐着,小心翼翼地谈话或回答他们的问题。郝天诚了解了我毕业后的大致经历,以一种父辈的语气关心我并责怪我的不求上进,不体谅父母的心情和苦心!说心里话,我感激他能以一种旁观的眼光提醒我并责怪我,虽然不太中听,但毕竟是为我好!良药苦口利于病,良言逆耳益于心!可是我真不知今年的高招中介的事情会走到哪一步,会拖多久才会有什么结果。事情解决不了,我是不可能安心去找工作的,即使找了我也不可能做好!幸好我有写一本书的念头,也算不会白白浪费光阴。这个计划其实也是我不找工作的理由之一,我的潜意识里已经不可能安分守己地找个稳定的工作去做啦!毕业后,多年的奔波和不断的折腾已使我变得自由散漫,毫无约束已溶入我的生活,成了我生活的重要部分!    
    直到11:00,看见秦兵从二楼廊台上走出来,我快步走过去,在楼梯口迎他心里已经气恼得不行!让我们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